王垠:智能合约是一个误区,以太坊花了太多精力去折腾智能合约,弄得过度复杂,带来各种问题,影响了大家接受最重要的货币功能。